章节目录 第25章 025(1/2)

穿成总裁的顶流替身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听说f班出了匹黑马, 一个晚上就把主题曲的歌舞全学会了,还得到了枫哥的表扬。”

  “真的吗?这么厉害?”

  “容老师当时不是在吗,还有b班的连阙她们, 不如问问呢?”

  “现在连f班都这么恐怖的吗?”

  此时距离主题曲考核还有十个小时——

  a班的学员们在中途休息的时候凑到一块儿,讨论着其他班的消息。

  因为这次的主题曲学习时间实在太短, 而她们身为实力暂时领先的人,若是在主题曲测评时被压下去,多多少少有些丢人, 故而九人近乎日夜不辍地苦练,其中楚南星跟李杏又是离开教室最少的, 等听到周围讨论的时候,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  也不怪她们俩讯息落后, 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练习,她们在饭点的时候都是等众人吃得差不多再去, 人多的热闹场景她们不在, 也就不怎么了解周围的动向,加之两人格外看不上那些实力差的班级学员, 更没有心思浪费自己时间去“扶贫”。

  如今听周围女孩儿们讨论,李杏拧开手里的矿泉水瓶盖,好奇地转头去问“f班?谁啊?”

  站在她旁边的楚南星心中浮现个身影,但是想到纪愉初舞台的表现, 又生出疑虑来, 正当时,坐在角落里休息的容柏被身边的朋友好奇地戳了一下,她抬手用毛巾擦了擦自己脖子上的上, 语气随意道

  “她叫纪愉。”

  “我看了她的主题曲歌舞, 特别好。”

  评价只有简单的三个字, 周围的女孩儿们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“哇!”

  能让容柏用“特别好”来形容的练习生,究竟是出色到什么程度呢?

  李杏也怔了一下,本来眼中还带了几分玩笑的意味,并不怎么将这人放在眼里,待这几日相处下来,知道容柏的实力和个性之后,也不由凝重了两分,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下旁边的楚南星。

  “哎,南星,我怎么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?”

  “之前初舞台的时候,你好像有注意一个f班的人,是她吗?”

  楚南星抿了抿唇,明明今天用的是浅色的唇釉,妆容也是青春活力的风格,偏偏她眼神如今一沉,整个人的气息便有些阴郁起来。

  李杏比较迟钝,丝毫没有察觉到身侧好友的变化,依然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她,楚南星自己倒是察觉到了,很快变了变眼神,重又露出笑容来,轻声应了一下“嗯。”

  在“纪愉”还不强的时候,李杏对她是没有半分兴趣的,可是现在听旁边同班学员的形容,猜到纪愉会成为她们的有力竞争对手,便一反常态地上心了些,拉着楚南星打听

  “之前就想问了,你是不是认识那个纪愉啊?”

  楚南星从裤兜里摸出个粉饼,打开里面的小镜子,对着自己的妆容照了照,而后又拿起粉扑将脸上有些脱妆的地方补了补,与镜中的自己对视,看见自己黑沉沉的眼神,她默然两分,漫不经心地答道

  “不算认识,见过而已。”

  李杏听到这回答,还想再追问一下纪愉的事情,但楚南星却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,“嘎达”一声盖上粉饼,放进兜里之后,出声道

  “继续练习吧。”

  “只要我们跳的够好,就不用在意别人。”

  尽管还没看过纪愉的舞台,但是楚南星自己也是被舞蹈老师之桃表扬过的,她从四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楚见榆一起学舞蹈,一直到现在,已经跳了十六年了。

  一开始的时候,没有人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,不论她多么努力、多么使劲去表现,爸妈、亲戚、朋友,却都只能看见楚见榆,而她这个妹妹,只能生活在楚见榆的光芒下。

  如今楚见榆已然死去多年。

  不会再有人能越过她。

  楚南星如此坚信着。

  李杏见她一言不发地对着镜子又开始播放主题曲,也放下打听的心思,跟着楚南星继续练习了起来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同时。

  f班。

  越接近考核的时间,学员们就越紧张,甚至有人因为总是反复地忘记动作,而不由自主地坐在角落崩溃出声

  “我不想练了。”

  “我放弃了,让我回家吧qaq”

  纪愉本来在纠正一个女孩儿的动作,让她把ave的幅度做的更大一些,不要放不开手脚,听见这个动静,下意识地往那边看去。

  哭泣的女孩儿背对着镜头,不愿让自己这样难堪的姿态被瞧见,一个人缩在角落里,但是周围还是有学员凑过去,有人给她递水,有人给她送纸巾,拍着她的肩膀,鼓励道

  “再试一次嘛。”

  “我们都在陪你练呢。”

  女孩儿将脑袋埋在臂弯里,一边哭一边说“练不会……老是记不住……我是不是根本不适合跳舞啊……”

  沉重的气氛渐渐在教室里弥漫开来,虽说还有人在坚持,可是听见这话,心中也跟着惴惴起来,那女孩儿哭了一阵,也不想影响大家,就借口说洗脸,然后往外边儿跑了。

  纪愉也跟了过去,因为洗手间比较,不适合跟拍,跟拍的摄像老哥儿只能停在门口,由着纪愉和几个跟那女孩儿玩得好的朋友进去。

  洗手池的水声哗啦啦的,掩盖了哭泣声和里面无助的话语

  “我太难了……”

  “三天学会一支舞根本不可、可能……我又笨、又没有天赋……我就感觉我马上要被淘汰了……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啊……”

  她的朋友们拍着她的肩膀,纪愉站在稍微后方一点靠墙壁的位置,听着那带着绝望的哭声,心里也跟着被拧住。

  节目里的人再温暖美好,也掩盖不了这是一档残酷竞争的选秀事实。

  有的人付出一百分的努力,有的人在这里展现无与伦比的天赋,还有人的背靠雄厚的资本,但无论如何,总要有成员面对淘汰,这机制就像是悬在头顶的利刃,催促着所有人将体内的潜能发挥到极致,崩溃者淘汰、适应者留下。

  纪愉明明已经有过这种节目的参与经历,但她发现自己似乎永远没法完全适应这里,比如现在看着这个舞蹈只学了三分之一,后续部分总跟不上拍子的女孩儿,其实她很清楚这女孩儿有很大可能被淘汰,因为她并非出身大公司,舞蹈功底也不好,更没有获得什么特别的镜头。

  但是……

  纪愉还是跟了过来。

  在对方哭声渐止的时刻,她上前走了两步,舔了舔有些干的下唇,试着道出一句“要不要再试一下?”

  “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,其实所有人都还有机会。”

  “我们这次的主题曲考核时间太紧张,大家连串门、休息的时间都不够,反正我们也没有看到其他人是什么样的,或许a班的人我们真的比不过,但是b班、c班、d班和我们的差距也没有特别大,说不定努努力,就够到了呢?”

  纪愉目光很真诚,声音也很温柔,听见她的话,哭的眼睛都有些发红的女孩儿转头来看,然后却抬手去将她轻轻往外边儿推

  “纪老师,你帮了我好多了,但是我现在真的不行了。”

  “你快去练习吧,你这两天都在帮我们了,你快去,你肯定可以去a班的,你是我们当中最优秀的那个了呜呜呜!”

  她说着又想哭了,因为相比纪愉有余力教授同班学员的情况,一想到她自己还反而拉低整个班级的平均进度,心中的内疚就更甚了。

  纪愉反手去握住她的手腕,看着她的眼睛,认真说“我不是在哄你,是真的,曾经我也怀疑过自己的天分,也觉得自己已经够努力了,可是到了最后,我发现我距离自己的目标,只差一点点。”

  “后来我总是一次一次地想,要是我那会儿再努力一点就好了。”

  那时候的她,距离出道位只差一名。

  一步之遥。

  却将她和司恬,隔得那么那么远。

  无论她在节目之后流多少眼泪,都无法弥补那场选秀带给她的遗憾,所以从那一次之后,纪愉就告诉自己,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,不要掉眼泪,不要浪费时间去哭泣,因为说不定只要再努力一点点,就能影响到最终的结局。

  眼泪什么时候流都不晚。

  但有的时间错过了,真的会抱憾终身。

  想到这里,纪愉就帮女孩儿擦了擦眼泪,露出个微笑,继续说道“再坚持一下吧,等结果出来之后,再哭也不迟,嗯?”

  “有可能你在接下来的八小时里面,正好就比其他人练习得更熟,表现的更好,最后你就合格了呢?反正你现在都想回家了,没什么结果比回家更惨的了吧?”

  女孩儿怔怔地看着她。

  良久之后,她破涕为笑,鼻子里冒出个小小的鼻涕泡,又被她及时擦掉。

  她不是被纪愉方才这奇妙的鸡汤鼓励到了,反而是因为另一句“纪老师这么厉害,也会有够不到目标的时候吗?那得是多难的标准啊?”

  纪愉想到以前的事情,眼中浮出稍许遗憾来,随后又轻轻笑了一下,耸了耸肩,无奈道“没办法,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会唱歌跳舞啊。”

  女孩儿推着她的肩膀往外走,很认真地点了点头“看在纪老师浪费黄金时间来劝我的份上,我不能再不识好歹了,我要努力努力!八小时之后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哭累了!”

  纪愉听见她大声喊出来的话,由着她推着往前走,笑了一下,又道

  “嗯。”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秦三小姐秘传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xiaomaier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